主页 > N生活卡 >「为义受难」变成「善恶不分」 >

「为义受难」变成「善恶不分」

「为义受难」变成「善恶不分」

上星期,立法会辩论将防贿条例「刑上特首」,对于这个无约束力的动议,市民不存任何期望。一来是直选与功能议员分组点票,能够通过,仰赖奇蹟。二来如果真的要落实,特区一早就该做了,还辩论来干什幺?三来「保皇」议员也会诸多藉口为梁振英保驾护航,什幺戾横折曲千奇百怪的所谓理由,都可以在议事堂侃侃而谈,面既不红气也不喘,早已见怪不怪。

果不其然,立法会建制「保皇党」议员的发言内容,水平之低,不值一驳,值得一谈的,却是近期金句甚多,公认「好打得」的林郑司长。

防贿条例「刑上特首」的来龙去脉,善忘的香港市民早已记忆依稀,容易受骗,不无原因。时为3年前的2012年,前特首曾荫权被揭发坐豪华游艇私人飞机,接受富豪款待。问责官员和公务员,索取或接受利益,即使没有徇私给对方什幺好处,若未得行政长官准许,就会触犯防贿条例。但特首接受利益由谁批准?就存在着真空状态。

当时的曾特首也算知衰,既低头道歉,也委任了终审法院前首席大法官李国能,领导独立委员会作出研究。报告建议,修订防贿条例,涵盖特首,并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及立法会主席共同委任3人组成委员会,监管行政长官收受利益事宜。

梁振英轻诺失信

当时,梁振英还未正式上任,已急不及待向公众宣布,欢迎李国能前大法官的建议,并会在「上任之后尽快和严格地落实」。时光飞逝,梁特首的任期剩下只有一年多一点,但「尽快和严格地落实」的承诺,连楼梯响也未有听闻,其间,梁特首又被揭发收受澳洲财团5000万港元顾问费而未有申报的丑闻,媒体和议员追问再三,何时落实李国能前大法官的建议,梁特首一再运用语言伪术,用「冇补充」的惯技推搪过去。

立法会动议辩论,目的是要梁振英为公开的承诺找数,若行政长官的政治地位超然,收受利益也不应受到监管,当初为何又「下巴轻轻」说要落实?轻诺失信,梁振英早已习以为常。

作为梁振英的下属,在动议辩论中也是唯一公开答辩的问责官员,林郑司长挺身护主,无可厚非,但水平可否高一点?听起来能否有说服力一点?看起来可不可以使人舒服一点?但可惜的是,林郑和她的幕僚,功力原来只是「有限公司」。

林郑左右开弓,对泛民议员逐一反驳。例如她批评刘慧卿「说漏了嘴」,「一投票,等稍后一投票,单张就出街」,这个是「狐狸露了尾巴」,这次辩论,是以攻击行政长官作为竞选工程的一部分。

这个说法,离奇兼可笑,林郑在官场打滚几十年,官至万官之首,真的连政治ABC都不懂?执政官员做错事说错话,尤其选举期间,受到在野党攻击,只是家常便饭。捉着刘慧卿的片言只语,就好像「执到宝」一样回击,林郑政治常识之贫乏,只会惹人讪笑。

阻制衡绝对权力是大恶

最可怕的,是林郑乱抛书包,但却错得离谱,绝对有可能教坏细路。单仲偕批评,成立独立委员会监管特首只是「小事一桩,没什幺大问题,何以这样都做不到」,林郑煞有介事地反驳:「我在这裏强调,我们要处理的问题是符合、并不符合《基本法》,并不存在是大符合、小符合,或是大违背、小违背的问题。我们做人做事,都是本着『勿以恶小而为之』,维护基本法,更应以此为原则。」

把防贿条例所有条文涵盖行政长官,成立独立委员会监管特首收受利益,敢问林郑司长:「何恶之有?」让权力得到制衡,不致腐化,是恶?还是让绝对权力得不到制衡而致无法无天,是恶?如此显浅的道理,只要稍为读过批判思考通识教育的中学生都懂得分辨。

任何阻挠制衡绝对权力的举动,都是大大的恶。林郑司长如此是非颠倒、善恶不分,当她说特区官员是「为义受难」,天堂预留了她的位置的时候,究竟有没有面红?

由「官到无求胆自大」,到「天堂留咗个位畀我」,然后是「勿以恶小而为之」,言论一次比一次反常和离谱,究竟林郑受了什幺刺激?如果真的「无求」,护主,有护得这幺难看吗?

N生活卡 990℃ 65评论
「为义受难」变成「善恶不分」

上星期,立法会辩论将防贿条例「刑上特首」,对于这个无约束力的动议,市民不存任何期望。一来是直选与功能议员分组点票,能够通过,仰赖奇蹟。二来如果真的要落实,特区一早就该做了,还辩论来干什幺?三来「保皇」议员也会诸多藉口为梁振英保驾护航,什幺戾横折曲千奇百怪的所谓理由,都可以在议事堂侃侃而谈,面既不红气也不喘,早已见怪不怪。

果不其然,立法会建制「保皇党」议员的发言内容,水平之低,不值一驳,值得一谈的,却是近期金句甚多,公认「好打得」的林郑司长。

防贿条例「刑上特首」的来龙去脉,善忘的香港市民早已记忆依稀,容易受骗,不无原因。时为3年前的2012年,前特首曾荫权被揭发坐豪华游艇私人飞机,接受富豪款待。问责官员和公务员,索取或接受利益,即使没有徇私给对方什幺好处,若未得行政长官准许,就会触犯防贿条例。但特首接受利益由谁批准?就存在着真空状态。

当时的曾特首也算知衰,既低头道歉,也委任了终审法院前首席大法官李国能,领导独立委员会作出研究。报告建议,修订防贿条例,涵盖特首,并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及立法会主席共同委任3人组成委员会,监管行政长官收受利益事宜。

梁振英轻诺失信

当时,梁振英还未正式上任,已急不及待向公众宣布,欢迎李国能前大法官的建议,并会在「上任之后尽快和严格地落实」。时光飞逝,梁特首的任期剩下只有一年多一点,但「尽快和严格地落实」的承诺,连楼梯响也未有听闻,其间,梁特首又被揭发收受澳洲财团5000万港元顾问费而未有申报的丑闻,媒体和议员追问再三,何时落实李国能前大法官的建议,梁特首一再运用语言伪术,用「冇补充」的惯技推搪过去。

立法会动议辩论,目的是要梁振英为公开的承诺找数,若行政长官的政治地位超然,收受利益也不应受到监管,当初为何又「下巴轻轻」说要落实?轻诺失信,梁振英早已习以为常。

作为梁振英的下属,在动议辩论中也是唯一公开答辩的问责官员,林郑司长挺身护主,无可厚非,但水平可否高一点?听起来能否有说服力一点?看起来可不可以使人舒服一点?但可惜的是,林郑和她的幕僚,功力原来只是「有限公司」。

林郑左右开弓,对泛民议员逐一反驳。例如她批评刘慧卿「说漏了嘴」,「一投票,等稍后一投票,单张就出街」,这个是「狐狸露了尾巴」,这次辩论,是以攻击行政长官作为竞选工程的一部分。

这个说法,离奇兼可笑,林郑在官场打滚几十年,官至万官之首,真的连政治ABC都不懂?执政官员做错事说错话,尤其选举期间,受到在野党攻击,只是家常便饭。捉着刘慧卿的片言只语,就好像「执到宝」一样回击,林郑政治常识之贫乏,只会惹人讪笑。

阻制衡绝对权力是大恶

最可怕的,是林郑乱抛书包,但却错得离谱,绝对有可能教坏细路。单仲偕批评,成立独立委员会监管特首只是「小事一桩,没什幺大问题,何以这样都做不到」,林郑煞有介事地反驳:「我在这裏强调,我们要处理的问题是符合、并不符合《基本法》,并不存在是大符合、小符合,或是大违背、小违背的问题。我们做人做事,都是本着『勿以恶小而为之』,维护基本法,更应以此为原则。」

把防贿条例所有条文涵盖行政长官,成立独立委员会监管特首收受利益,敢问林郑司长:「何恶之有?」让权力得到制衡,不致腐化,是恶?还是让绝对权力得不到制衡而致无法无天,是恶?如此显浅的道理,只要稍为读过批判思考通识教育的中学生都懂得分辨。

任何阻挠制衡绝对权力的举动,都是大大的恶。林郑司长如此是非颠倒、善恶不分,当她说特区官员是「为义受难」,天堂预留了她的位置的时候,究竟有没有面红?

由「官到无求胆自大」,到「天堂留咗个位畀我」,然后是「勿以恶小而为之」,言论一次比一次反常和离谱,究竟林郑受了什幺刺激?如果真的「无求」,护主,有护得这幺难看吗?

热门产品